漏雨

连下了三天雨我快要疯了!!!!以及七月份气温居然只有20度这不科学啊差点冻死!!!



初学杜甫的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时并未尝过漏雨的滋味,“床头屋漏无干处,雨脚如麻未断绝”,这样情景只出现在老辈人闲来无事时带着点温情的回忆中,出现在银幕上、书本里。我住在城市的公寓房里,冬无寒风,夏无酷暑,骄阳不入,雨水不侵。

但是再好的房子一旦住久也会出问题。我房间第一次漏水恰恰在我中考结束那个晚上,因着总疑心白天考试时没有把答案写得尽善尽美,那一夜辗转反侧,难以成眠,好不容易睡着,也睡不踏实。一颗心就像悬在混混沌沌的半空似的,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各色各样现在早已忘却的梦魇如同张开双翼的蝙蝠,或是如同蛛网般的幽魂,铺天盖地地扑过来。因为害怕,心跳的声音格外响,扑通,扑通,沉重如巨石投入水面。然后我蓦然惊醒,眼睛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,只觉得心有余悸,手脚冰凉,似有水珠从面上滑过,我伸手抹了一把,几滴水不小心沾到了舌尖——腥咸如同眼泪。

从此我房间便开启了漏雨时代,每次下雨,只要下得大的或时间格外长的,必漏无疑。江南的雨季比较长,自春三月第一声惊雷起到十一月,或细雨绵绵纠缠不止,或狂风暴雨白水泼天,我的屋里时常雨水淋漓,缠缠绵绵,特别是六月梅雨季节,几乎没有几天屋子里是干燥的。书架从漏雨重灾区的东墙移到了西墙,床头铺上了巨幅塑料罩子,窗台上码了一溜接水的盆子罐子……这些治标之策并不能阻止雨水浸过墙壁缝隙重重摔落,不能阻止雪白的墙皮一片片剥落,不能阻止墙角生出菌落和青苔。

漏雨的原因据说是楼上露台水管堵塞,父亲修了几次,并不见好;请人来看了,说是病症在墙壁以内,必须挖开地砖才能修好。短期内家里并无重新装修的计划,所以只能委屈我暂时搬到别的卧室住。原来的房间漏水?Let it go.

书架从漏雨重灾区的东墙移到了西墙,床头铺上了巨幅塑料罩子,窗台上码了一溜接水的盆子罐子……这些治标之策并不能阻止雨水浸过墙壁缝隙重重摔落,不能阻止雪白的墙皮一片片剥落,不能阻止墙角生出菌落和青苔。

我有时候自嘲自己在这样的屋子里读书写字,倒是有一种天人合一的雅趣。我以前看到过一篇古人文章,作者说自己官卑禄薄,只能买下陋室一间权作居所,然后左植青松,又种老梅,夜间读书的时候,山风穿墙而过,带来泠泠松声和阵阵梅香,冲荡心胸,一洗俗肠,如此居住数年,虽然冬寒夏暑,却颇为安闲自得。未尝过漏雨滋味时我只觉得这人真当风雅旷达,而现在我方明白风雅旷达中的一丝辛酸来——在那样潦倒的境地,怨天尤人无济于事,也只放旷的胸襟才能保全自尊、告慰内心。生在太平之世且不必摧眉折腰的人,能得高屋华堂,谁愿住蓬门柴扉?能得红炉暖酒,谁愿卧荐席、饮冷水?风雅是衣食不愁者的心灵调剂,永世贫寒者没有这个福气去获得,为了所谓情怀,平白无故舍弃舒适生活,去追求茅屋漏雨、破窗穿风的风雅,不是风雅,反倒矫情了。


评论
©践霜雪 | Powered by LOFTER